一個總是放愛樂電台的診所小故事

對,我要來寫部落格了。想把近年一些對音樂的心得寫出來,至於要循什麼路徑來寫,我大致有點概念。過去幾年,我斷續在業界兼差創作一些音樂,過程中我養成了也許不是很常見的觀點,而最近與朋友談話,使我有理由相信,這些觀點值得寫下來。

一切都要從一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說起。

大約四五年前,有次到一位醫師開的診所看診,姑且先稱這位醫師為D吧。走進那家診所,就看到滿櫃印著D名字的高爾夫獎杯獎狀,以及D與他的朋友們——目測都是白領中產——的合照。診所的整體裝潢雖然看起來砸了不少錢,卻飄著淡淡的俗氣,而裡面則總是播著愛樂電台。

看診時,電台正在放一首曲子,D便問我:「你知道這是哪首曲子嗎?」
我說:「聽起來像是Mozart的鋼琴奏鳴曲,但我不知道是哪一首。」
D馬上得意回答:「這是K 556號(數字我亂掰的)鋼琴奏鳴曲,第二樂章啊!你不是 音樂家 嗎怎會不知道?(酸)」

雖然當下忍不住嘴角抖動笑了一下(還被在耳裡的體溫計戳到),隨即我卻為D感到相當難過。

我難過的是——我難過的是,D也許基於某種正確而相稱的品味,必須在越來越沈重的醫療勞動之餘,撥出時間來把Mozart的作品通通背起來。又或許,其實D一點都不喜歡聽愛樂電台,只是為了累積揮桿間的話題、或者不想被同伴放冷箭——像我在醫療椅上被D放冷箭那樣(在草皮球場上有互考古典音樂曲目的遊戲嗎?我不是很清楚)——而習慣地在診所內播放、也只播放「我們」都在聽的愛樂電台。

很顯然,就如同我們被這個教育、文化系統所強烈提示的,D誤把審美當作一場知識競賽了。

而我想,也因此有很大的可能,他所能聆聽、欣賞的對象究竟是古典音樂還是流行音樂(暫且使用這樣的粗分),並沒有太大的差別。因為,他並不是在(或無力於)欣賞音樂本身,而是在欣賞附加於音樂之外的那些社會意義,而正好今天「古典音樂」代表了某種文化品味。如果在一個平行時空裡,基於歷史的發展,那裡的愛樂電台中播放的是金屬樂,那麼D考驗我的,可能就是另一個問題了。

很久以前,我曾聽過一個愛樂電台的廣告。廣告開頭是周杰倫的快歌,記得應該是《雙截棍》吧,總之就是節奏感比較強的。接著音樂fade out、旁白fade in:「報告總部!報告總部!流行音樂大舉進攻!」詳細的台詞我不記得,總之,就是不斷提示:這是一場以愛樂電台為首的高端陣營,與以周杰倫為首的蠻族軍團之間的文化戰爭。

就廣播廣告的角度,這不但是廣告,還是一支成功的廣告。它把聽眾希望投射自己的形象,與那些「一般人」區隔了開來,亦即,這些音樂的內涵與實質區隔不是重點,「誰」在聽哪些音樂、你又想成為「誰」才是它要偷渡置入的概念。它對人群的分類,不必然指向階級(也不需要用這麼粗魯的做法),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,它在搶奪什麼樣的人才是有「品位」、有「氣質」的解釋權。

我認為音樂不應該是這樣子的。我認為,在這個時代,只要你有閒暇時間、有電腦網路且連得上youtube,你就可以享受音樂、並從中為自己的生命增添厚度,你是誰沒有那麼重要,除非你不只是有閒沒錢,而是窮到靠悲(比方說張開眼睛就要打工到下一次閉上眼睛,但這部分又有一定比例自己就是全職作曲家,可以略去不算)

而要真正回歸到聽「音樂」本身,而不是聽音樂史冷知識大全、以及浸淫在它所提示的身份想像,就會需要一些有別於愛樂電台的智性輔助,我想寫的大概是這樣的東西。或許可以從一些簡單的分析開始,對象不限於古典音樂;畢竟我是做配樂出身,過往在音樂的攝取上也相當雜食。或許除此之外,也會參雜一些比較零散的評論。或許偶爾有心可以貼點自己作的歪歌上來。不過,目前我也不是個非常有空的人,搞不好就只會有這一篇了也說不定。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囉~

Share on Facebook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