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的音樂學論文好難看

又讀到一篇鳥文有感。

::

最近有人問我,是不是認識很多做音樂學的人?其實很少。

但是想想,我看過的音樂學研究論文,還真不少。

綜合上述兩點,我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有利的位置,應該來分享一些心得感想。反正沒有要在這個圈子混,不講白不講,有講賺到。

話說在前,這是歸納我個人幾年來看音樂學論文的主觀意見。因為是歸納,所以是個大致的印象,不是「所有」論文。其中當然還是有一些不錯看的,頗富知性趣味、或讓人在音樂中聽到過去不曾聽到的東西;如果你對我下面要講的不甚同意,那想必您的研究成果就屬於這一類了!不過我想說的是,除了您的大作之外,過去幾年台灣產出的大多數音樂學類論文,實在好難看呀。

另外再講一點,我了解關於演奏組、作曲組的學生乃至學者,面臨著一定程度的結構限制,要潛心練琴、創作就很不容易了,遑論是做音樂學研究,所以我更針對的,其實是[純]音樂學界。

音樂學界產出的論文,我大致分成兩類,一類就是奠基於樂曲分析的傳統,就音樂論音樂;另一類就是從音樂講到人類生活的其他面向,例如產業、文化史、民族音樂學、後殖民後結構後XX等新音樂學取向等等⋯⋯當然,時不時就會有人在前言摘要宣稱他要平衡這兩種取向,但整篇看完就會發現失敗者居多,故不論。

先講前面一類。

會作樂曲分析的,無疑本來就具有一定的樂理基礎,對於各種音樂學史上的分析理論多所嫻熟,信手捻來皆是利器,有如庖丁解牛。這一類論文,我常常看到後面,覺得像在解中學數學參考書題目:曲式分析、這邊是主題、這邊是模進、這邊轉調到屬調⋯⋯⋯等等,不管是從哪種路徑分析,大抵是在套公式,像在做標本鑑定,搞定這具屍體再往下一具邁進,見鬼殺鬼、見佛殺佛。

我覺得,「大多數」此類研究最大的問題是,很少能把HOW引導到WHY,促進對音樂完整的理解。有受過一定樂曲分析訓練的人,都可以就此「看到」音樂的組成(不是「理解」,因為也沒創造什麼新分析方法,就不會有新的理解),卻無法連結到我們對音樂感知的面向。這種「分析匠」,做的工作無非是把音樂「翻譯」成視覺、或是某種抽象的結構化語言,讓我們可以把一首又一首樂曲放進某個框架中,卻無法呈現它「作為音樂本身」的趣味。

再來說另外一類,不從樂曲分析出發的。

近年來,不管做文化研究的、做歷史的、做社會的⋯⋯就算不懂樂理,人人都可以寫音樂,或是,宣稱自己寫的是音樂了;但老實說,我覺得音樂學界做這方面研究比起外行人來卻常常品質更差。許多這類研究,揚棄傳統音樂學分析方法,但又卻欠缺其他學門的紮實訓練,以至於拼湊好像很高深的名詞之外,無法講出一個好故事,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雖然泛人文社科的研究時常被詬病,明明是簡單的事情,卻要用專有名詞掉書袋;但講難聽點,音樂學領域在這方面是我看過最氾濫、最嚴重的。許多政治學、社會學等研究,需要用到特定詞彙(尤其是質化研究或學科史),是因為該詞彙/概念具有一定的形成過程、特定脈絡甚至多重意涵,雖然常人可以用更日常的詞彙代為理解,但若如此,其精準程度或指涉的範圍也會因而降低,這是為什麼一定要使用這些看似不必要的特定詞彙。

然而,很多音樂學論文,並不是基於詞彙/概念本身的精準而使用,而是為使用而亂用,簡直用免錢的。更糟的,就是用這些名詞塞滿論文,內容實則空洞無比,論證亂七八糟。如果不論音樂本身,那我還不如去看些文化研究、性別研究或民族誌本科學者的東西,至少不會擅自揣測某些詞彙/概念望文生義,徒生閱讀障礙。

以上,大概就是我覺得台灣(大多數)的音樂學論文難看的理由。其實應該還有一些其他原因,不過暫時沒被激到,想起來再說。

你可能會問,為什麼我不自己寫篇來看看呢?我是有寫過一些短的,在這部落格裡面可以看到(也有很多白爛影片啦不要點錯),你也可以用同樣的標準來評斷。不過,最大的原因是,我寫了也沒地方投呀,各種論壇的徵稿對象,都是音樂學門碩博士或學者,東看看西看看,也都找不到可以投的。

Share on Facebook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